[古剑二][乐夏]奇怪的恋爱9(删节版)

Chapter 9

 

“你在这里坐一下,我给你拿毛巾。水壶在那边,想喝热水自己烧,凉水在过滤器里。”夏夷则说完这话就转到浴室里搭了块毛巾在肩上,又走进壁橱里翻了一会,找出条新毛巾。由于雨实在是太大,两人下车后似乎又赶上新一波雨水高峰期。车站到夏夷则家的十五分钟路程,即使有伞,两人也淋了个透湿。 

 

乐无异视线无意识地追着夏夷则进进出出,他觉得有点紧张,于是喝了一口凉水,一口凉水吞下去,水咽下喉咙的声音总觉得特别大,便不太敢再喝第二口。慌忙间放下杯子,但是不一会又觉得口干舌燥,似乎更紧张了。 

 

乐无异不知道夏夷则知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总觉得夷则那么聪明应该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仔细想一想他又觉得似乎是他自己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要做什么,一会儿又会发生什么。乐无异开始无意识地揪夏夷则刚才递给他的毛巾。 

 

“给你毛巾是给你擦水的,你揪它毛干嘛。”再次从卧室出来的夏夷则手里多了套运动服。“这个我会放到浴室门口的篮子里,你洗澡之后穿。我上套睡衣还没洗,剩下那套这两天正穿着,所以只有运动衣了。” 

 

“运动衣就很好啊。”睡衣反而有点要命。 

 

“内裤和牙刷,我一会儿打电话让楼下超市送一套上来。” 

 

“我,我付钱。”乐无异抓了抓头发。 

 

夏夷则拍拍乐无异,“行了,快去洗吧。” 

 

“夷则,你也湿了,不然你先去?”走了两步的乐无异又停下来。 

 

“客人先,是基本礼仪吧。”夏夷则做了个伸手的姿势。 

 

“……但是,我不是客人啊。” 

 

夏夷则叹了口气,走到乐无异身边,“是,”他亲了一下乐无异的嘴角,“你不是客人,所以快去吧。” 

 

瞬间,乐无异的大脑就跟被火撩过一样,接下来几步大概是同手同脚走到浴室的。站在喷头下淋水的乐无异,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依然觉得脑子是一团浆糊。之前不是没和夷则亲过……但是在夷则家里,越来越暗的天色,留宿,穿夷则的衣服,用夷则的香波和沐浴露,夷则还等在外面,一会儿夷则会在同样的地方淋浴……一切的一切组合成了晦涩而富有意味的暗示。是自己期待的,明明是自己期待的,但是头脑里却混乱得毫无章法。如果是师父和太师父会怎么做?乐无异甚至产生了趁夏夷则洗澡的时候给谢衣打电话的冲动。 

 

这种状态持续到夏夷则洗澡出来都没能改善。夏夷则是散着头发出来的,额前的湿发被他随手撩到脑后,却还是有零零碎碎的粘着脸颊,墨黑的头发被浸湿了显得更黑,这样一来,夏夷则看起来就越发白了。由于刚洗完澡,嘴唇也比平时看起来红。这是乐无异第一次看到夏夷则把头绳拆掉的样子。 

 

“用电脑吗?还是看电视?”夏夷则坐到乐无异身边,沙发随着夏夷则坐下,更往下陷了一些。 

 

“看电视吧……” 

 

然后,乐无异就把手搭在膝盖上坐得规规矩矩地开始和夏夷则一起看电视。 

 

电视自打开就搁在同一个频道,谁也没有换台,遥控器就放在两人正中间的地方,谁也没有伸手去拿。 

 

“要吃东西——”夏夷则刚站起身来,话还没说完就被乐无异拽住了手。 

 

“夷则,我不想吃东西,不想喝水,不想玩电脑,也不想看电视。夷则……”乐无异拉着夏夷则的手顺着他的手臂摸上去,“夷则,别动,我就是想亲亲你……真的,就亲亲你……” 

 

来了,这个句型。夏夷则最怕乐无异说这个句型。偏偏这个人把面颊贴着他的侧脸,在他耳边说个不停,温和的呼吸就落在耳边,感觉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夏夷则转过脸一点,乐无异随即调整了一个角度,非常有默契,两人就这么开始了实实在在的亲吻——一连串短促的,交换呼吸的,让脑海炸开连绵的花火般的细吻。舌尖触碰舌尖的亲吻方式,让人由心底里产生不满足。乐无异捧住夏夷则的脸颊,鼻子顶着他的鼻子:“夷则,我有点站不住了……”话音还没落稳,却又侧过头一点,再次亲上去。 

 

“别往沙发上坐,嗯……”夏夷则在接吻间隙答话,因为声音闷在嘴里,说话有点像哼歌,“方向错了,去房间。” 

 

“夷则……你真好。” 

 

接下来,就是一场艰难的拉锯。电视没关,也没人去管了,主播夹着奇怪腔调的新闻已经播完,几个广告之后,似乎进入一个吵吵闹闹的脱口秀节目。嘉宾说了一个黄丄色笑话,主持人用夸张的语调笑起来…… 

 

夏夷则明显感受到乐无异由于长时间亲吻的脱力感而渐渐向他压过来,他眯起眼睛,咋了下舌,实际情况是,他不见得比乐无异有余韵。他把埋在他脖颈间的乐无异扒拉出来,亲了一下他的额头,又低下头亲了一下他的耳朵,夏夷则觉得自己的手有点抖,于是他拿下搭在乐无异肩上的自己的手,放在嘴边咬了一下。 

 

“夷则,别咬。”此刻乐无异整个人贴在夏夷则身上,他是真的有点站不住了,但是他觉得脑子里的话反而越来越多,只有说出来才能感觉舒服一点,何况是那么一双漂亮的手。 

 

因为乐无异半挂在夏夷则身上,夏夷则重心不太稳,后退的时候,不小心撞到墙。背后被什么戳了一下,“咔”的一声却是吊灯开关被撞灭了。现在整套公寓,只有电视机闪着荧荧的光。 

 

就像被打开什么开关一样,两人都愣了一下,然后他们重又黏在一起,浅啄了两下,吻变得疯狂起来,逐渐,开始有吞咽的声音。电视里在插播购物广告,在宣传一款榨汁机。电视导购员的语调兴奋得不行,不久传来了榨汁机喀拉喀拉的机械声。 

 

“夷则,我觉得我脑子不够用,它似乎有点太过兴奋。”乐无异往夏夷则脖颈里钻了钻,然后把对于男孩子有点尖消的下巴搁在了夏夷则的肩膀上。 

 

“夷则,我有些高兴,如果刚才灯没有被撞熄,我或许可以看看你,我好想看清楚你。” 

 

“平时还没看够?” 

 

“看不够啊。”乐无异歪过头亲了下夏夷则的耳后,“夷则,我总觉得我肯定非常喜欢你。想看着你,想触碰你,看不见你总也想着你,夷则你说这是不是喜欢?” 

 

“干嘛?原来你都没想清楚喜欢不喜欢我啊。”乐无异的话语仿佛最炙热的表白,夏夷则感受到一种真实的悸动,这让他心里紧得近乎有点抽痛。他想,世界上怎么能有傻得这么可爱的人,明明言行举动都在述说着表白却毫不自知。 

 

乐无异垂下眼睫,有点不知所措,“对不起,我不太会说话,这样和你在一起,我就更不会说话了。夷则……”他扣起夏夷则的十指,将自己的手指与夏夷则的紧紧缠在一起,“你说我们一会儿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夏夷则坏心眼地故意不肯给乐无异一个答案。 

 

乐无异却显然异常认真,他扣着夏夷则的手指更用力了点,“夷则,如果我让给你,以后发生什么事,你是不是能对我好点?” 

 

“噗。”夏夷则止不住笑出声来,“怎样啊,还兴负责这套的啊?” 

 

“你是不打算负责的吗?”乐无异扇了两下眼睫毛,看起来有点被吓到,又有点不甘心,但更多是无以伦比的失落。 

 

乐无异仿佛一只塌下耳朵的兔子,这让夏夷则想要把他抱进怀里揉,“你要是女孩子我娶你都行。”夏夷则尽量憋住笑,却从背部都能摸到胸腔的颤动。 

 

乐无异愣了好几秒,说不清一种什么情绪笼上心头。夏夷则感受到乐无异的迟缓,他咳了一声,试探着去摸乐无异的眼睛,却被乐无异把抓住了手。于是他去吻乐无异的眼睛,果然有一点点湿润。 

 

忽然的,毫无预兆的,乐无异按住夏夷则,一个转身,他便压到夏夷则身上。他觉得心跳有点过载,“让我对你负责,你不是女孩子我也想娶你。” 

 

那天,他们在一场尽兴的疲倦之后,搂在一起盖上毛毯,却谁也不想睡觉。 

 

“夷则?”乐无异嗓子有点哑,“你睡着没有?” 

 

夏夷则整个人沉浸在一种满足过后的怠惰里,他往枕头里缩了一下:“嗯?” 

 

“夷则,我有点舍不得睡着。” 

 

“笨蛋。”夏夷则转了个身,背对着乐无异,“又不是没下次了。” 

 

乐无异把头埋进夏夷则头发里,亲了亲他的后脖子,再把他拖进怀里,“夷则,你怎么这么好。”  


评论
热度 ( 16 )

© 周软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