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劍二」對坐流年(樂夏場合片段)

抱歉,沒更新男朋友,也沒更新人父,反而撈了一篇大部份人可能都沒看過,即使看過可能也不怎麼期待的文來更新了一小段……

我的人生太煩亂,需要一些,刺激,再次給大家道歉

────────────────────────────


『樂無異,上課請看黑板。』夏夷則推了下眼鏡。『你要找罵,不要連累我。』

『不,夷則,你不懂。』樂無異把雙手背到腦後,合上眼睛。九點半的陽光正好打在對面教學樓的玻璃上,經過反射轉了個彎,金燦燦地溜進教室里。樂無異就這麼閉著眼睛,那一束亮橙色的光融化了他漂亮的輪廓,捧著那蝴蝶翅膀般挺翹的眼睫毛……

『漂亮的傢伙……』夏夷則咬住嘴唇,用指尖輕巧地將原子筆轉了個圈。

『嗯?』樂無異沒有睜開眼睛,只是輕哼著詢問。

於是夏夷則也就托著下巴,側頭看向窗外,『你幻聽了。昨晚睡覺一定又沒摘耳機,遲早要聾掉。』

課間,風扇低沉的嗡嗡聲,同學們的笑鬧聲,有人打鬧著撞了一下樂無異的桌子,力道再經由桌子撞到樂無異的後背,這樣一來樂無異就睜開了眼睛。他本來是面對著夏夷則倒坐在椅子上的姿勢,這麼一撞,睜開眼來就看到夏夷則托著下顎,望著中庭花園輕笑的樣子……

『漂亮的傢伙……』

『嗯?』夏夷則托著下顎,轉過頭來,瞪大眼睛問詢地看向樂無異。

樂無異趴到椅背上,眨了兩下眼睛,吐詞不是十分清晰補完了早前沒說完的話,『我喜歡的東西,就喜歡一直看著……』

夏夷則垂下眼瞼,盯著課桌上不知被誰刻出的塗鴉有點出神,沒兩秒卻繃不住翹起了嘴角,然後他摸出一本教輔,若無其事地打開,『你做完了嗎?光知道傻笑。』

『天啦,夷則,剛剛傻笑的明明就是你。』

『啰嗦。』夏夷則伸出手捂住樂無異的眼睛,『你太吵,轉過頭去,我要寫作業了。』


『夷則,夷則?』樂無異把手拿到夏夷則面前晃了晃,企圖讓夏夷則回神。『夷則,你說這兩個哪個好?』

夏夷則看著眼前人大了十歲的笑臉,忽然間有點不明白十五歲的樂無異到底怎麼一瞬間變成了二十五歲的樂無異……十五歲稚嫩的面孔,纖細的身板,平板的學生頭,那麼可愛……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夷則,我問你呢,你說買哪個好?』

『我決定有什麼用,又不送我。』夏夷則下意識揚起下巴,垂下眼瞼。隨即意識到自己語氣的糟糕,便掩飾性地用食指掃過貨架,眼神執著地跟著自己的指尖轉悠,『你自己做吧。你做的比這些好看。』

氣氛有點尷尬,由於之前夏夷則忽然而至的怒火。夏夷則望著那些或可愛或惡搞的小工藝品,等著樂無異或質問或嘲諷的問話。

然而,什麼都沒有,樂無異安靜得連呼吸聲都聽不見了。之前樂無異明明就在靠得很近的地方吵吵鬧鬧。

『夷則……你頭髮都蓄到這麼長了。我給你打個髮夾吧,夏天可以把頭髮盤起來夾在腦後……』

忽然間,樂無異的呼吸聲如潮水一般,又一波波地拍了過來。

『夷則,你看著我。如果我再送你東西,你還會扔掉嗎?夷則,其實,我有點怕你。你總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夏夷則感覺那一波波溫暖的潮水激得他心跳逐漸加快,有點像高中時代他們窩在床腳下親昵地做著這樣或那樣的事。夏夷則吐氣,咬住嘴唇,他決定他要問樂無異一件事──

一串清越的鈴聲響起,夏夷則認出來是樂無異給謝衣設置的手機鈴。樂無異幾乎給所有他認為特別的人设定了一隻專屬的手機鈴。夏夷則曾吐槽,那麼多曲子你記得住誰是誰嗎。樂無異調出播放器,眨巴了一下眼睛,『是你說只給老師一個人設置專屬曲太明顯的……』他的表情是那麼的無辜。

好吧,好吧,誰的專屬手機鈴並不重要。樂無異接起電話后開心的表情、跳躍的聲音也不重要,什麼都不重要,樂無異又關他夏夷則什麼事……樂無異、謝衣或是沈夜到底关他夏夷則什麼事!

十年前,十年前,如今誰還管十年前。


评论 ( 2 )
热度 ( 7 )

© 周软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