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二青/月山]说出口与否

祝二口、山口、镰先生日快乐,啪叽啪叽


[排球!!][二青/月山]说出口与否


从天气转冷开始,二口就不爱把手从裤兜里拿出来。成群的学生三三两两地从身边经过,就是不见某个白毛高个的二愣子,二口坚治今天也是非常无奈地背靠向校门的石砖,从校服西裤的口袋里摸出手机,啪啦啦地摁了几个字:

【该不会又被谁骗去做奇怪的事了吧

二口心里默数到15,手机震动起来,指腹滑过屏幕,看见回信写着:

【我没有做奇怪的事。

主谓宾完整的句子,还很规矩地打了句号。二口几乎可以活灵活现地脑补出青根亲口说出这句话的语气——低沉、老实、一本正经,不是解释,所以并不委屈。这么想着,二口咋舌并叹了口气:

【是帮老师拿资料去办公室、还是临时代替谁做值日,还是说帮其他社团搬东西……青根根你到底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这次回复得很快,当然,是以青根的打字速度来说:

【知道。

看见屏幕上孤零零的两个字,二口顿时气有点上不来,好吧,是他的错,他不该把特殊疑问句打成一般疑问句,于是他及时弥补错误,追加了一条:

【所以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接下来几轮犹如挤牙膏一般,好在,往返速度还算快。

【生日。

【谁的?

【你。

【我生日约你,你开心不开心啊

【开心。

【开心你还让我等

【可是你约的四点半,现在才四点十分。

【……其实,你果然是不开心吧

【开心。

【你骗我

【不骗你。

【那你说我为什么要约你啊?敢说我约不到别人,我以队长的身份,让你明天和黄金川那家伙一起擦体育馆的地板!

这条等的时间有点久,二口把手机从右手换到左手,再把右手插进裤兜里,并重新点亮屏幕两次,信息才回复过来:

【不知道。

【笨!你猜猜

【你再等五分钟,我快收拾完了,马上出来。

挤牙膏的过程以约定时间提早一刻钟作为结束,二口对此并没有特别开心。然而,很快,这份不怎么开心被另外的情绪占领。

二口还没来得及把手机安妥地塞回西裤口袋里,就听到有人喊他名字。他十分确定声音的主人是谁,这个人曾在昨夜掐着整点给他发了祝福——并不是唯一一个,却让二口在回复感谢时,姿势从懒洋洋的仰躺变成了认真地俯趴在床上一字一句地报告队里的情况。二口知道三年级正忙着备考、做题、或是上补习班……能够意外遇见……真的特别……

二口抿了抿嘴,想把笑意收回去一点,然而,抬起头,二口情不自禁眯起了左眼,是个撞到冤家惨不忍睹的表情。

“臭小子,你那是什么表情!”镰先喊道。

“嘛嘛,”茂庭在一边隔空做着顺气的动作,“不要一见面就斗嘴啦。”

二口咧嘴仰头“哼唧”了一声,倒也没有冲着镰先喊回去。

“等青根吗?”前队长永远一副和和气气的样子。

“嗯。”说完,二口扯了扯有些皱的衣角,“最近忙吗?我是说,备考是不是特别累……”

二口的态度倒是让茂庭拘谨起来,这位有着柔软的黑发,却永远打理不整齐的好脾气前队长,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嘿嘿笑着说:“也还好啦。只要之前基础打得不错,不是很辛苦的。坚治成绩不错啦,明年一定没问题的。”

茂庭理解错了二口的意思,或许。二口担心的并不是这些,然而他也没有纠正,他翘起嘴角,露出一个与其漂亮面孔相称的端正笑容:“前辈想去哪所……”句子断在了奇怪的地方,二口咬了下嘴唇,短暂的停顿后,他接着说:“嗯,我想没问题的,一定没问题的,连那边那谁都没问题,茂庭前辈一定没问题的。”

“那边那谁?二口,你几个意思!不要以为今天你过生日,我就不会揍你!”镰先说着拉松了领带,一副想要干架的表情。

茂庭见状赶紧拉住镰先的胳膊:“不要打架啦,有事好好说。二口也是,不准在一边做鬼脸。”

二口就这么一边退一边吐着舌头:“既然看到镰先前辈,也就勉强亲口说一声吧,前辈生日快乐,虽然迟了两天,不过就两天而已嘛。”

因为被茂庭扯着上半身,镰先原地踢了踢腿,不服气地喊:“你小子前天放我鞋柜里的那是个啥,哈?”

“诶?”二口挑起眉毛,把声音拖得老长。

镰先感到自己的智商受到了鄙视:“别说,我总能看出来的,你手工到底行不行,那么扭曲的一个东西……”

“有点艺术感知力好吗!”二口用加倍嘲讽的表情喊回去。

“你小子给我回来。”

“傻了才回去。”

等到距离拉到十步远的时候,二口站住不动了,镰先那边也不再摆出要揍二口的姿势,茂庭舒出口气,顺了顺单肩包的背带。二口和他的两个前辈就这么面对面站着,是可以看清楚彼此,却又看得不太清楚的距离。二口把双手重新插回裤兜里,下巴顺着耸肩的动作埋进围巾,“前辈们不要担心,二年级也好,一年级也好,大家都很努力,我不敢说……”二口再次停下来,摇了摇头,重新吸口气,说:“不,我是说,前辈们等着看我们的成果吧。”说完,二口规规矩矩鞠了个躬,再次站直后,却令人意外地转过身径直大步走开了。

“都说了让你别跑,下次有时间,打排球也好,学习也好,休息也好……比起心意更重要的是,照顾好自己啊,混蛋!”

二口听到身后的喊声,本想至少回头笑一笑也好,或是回嘴一句也罢,最终他却发现喉咙有些梗塞,于是他拼命地眨了眨眼睛,以到前场救球的速度奔跑起来。


【你在哪?

手机再次震动时,二口正喘着气蹲在蛋糕店前,他用手掌盖着眼睛,并没有哭,只是眼睛被跑步时带起的风煞得有点红——女孩子都不会为这种事情哭的嘛,才不会哭。他嘟着嘴,拿出手机,直接拨通青根的电话:“你到蛋糕店来吧,等你太久,有点无聊,学校门口光秃秃的啊。”

“对不起。”

“原谅你啦,”多说了两句,二口发现自己声音有点哑,“所以……快点过来好不好。”


青根到达店门前,遇到两个熟人。

要说是熟人,其实也没有很熟,连话都没说过,只是一起打过比赛,是乌野的11、12号。遇到排球相关的事,青根的记忆力会变得很好。近距离比较,乌野的11号原来并没有目测的高,是比二口瘦好多的缘故吗?就这样,毫无关系的二口被青根用来做了参照。

是说,当店门拉开,二口看过去时,他一眼看到青根、月岛和山口三个人。他觉得自己面部抽搐了一下:“什么情况?”

“啊,别多想,只是碰到而已。”乌野的高个MB把声音端得比碗里的水还平,一边说,还举起手扇了扇。

二口微妙地有种“输了”的感觉,究竟是输了什么,完全不得而知。若是茂庭要在旁边,一定会说:“二口,不要跟人家比性格差,何况你是二年级。”

就在二口和月岛互相瞪着对方的眼睛快要进入独立zone的那刻,一边快满180的发球手用他柔软的声音阻止了zone的形成:“月,今天就买大块的好吗,可以的吧。”山口指着冰柜里的草莓蛋糕说。

月岛看向草莓蛋糕,点了点头。

二口注意到,那位头发像小鸡绒毛的乌野MB,在招呼店员将蛋糕装起来时,似乎隔着玻璃柜,描画了一下蛋糕的形状。二口感受到了难以言说的反差——这样的家伙,难道深爱着草莓蛋糕这种可爱的东西吗。

四人站在一起,谁都不说话,这事儿有点尴尬。于是,结账的时候,由山口主动,四人磕磕碰碰地聊了起来。

“啊,你们今天来买蛋糕有什么原因吗?我们这边是因为有人过生……”

“闭嘴山口。”

“啊,是你过生日吗?”二口笑眯眯地问山口。“真巧,我也是今天欸。”

“诶?是吗!”山口适当地表现出了兴奋,头顶的呆毛晃了晃,而旁边的月岛试图伸手去压。

“你挑的柠檬马德拉吗?”山口往柜台打包的方向看去。

“嗯,我想口味重一点的比较好。”

“月就比较喜欢清甜一些的口味,是草莓蛋糕的忠实支持者呢。”

“你过生日,为什么是挑他喜欢的口味啊?”二口指了指月岛。

月岛皱起眉头,挑着下颚,垂眼看二口,二口则在眼睛旁边比了个雨凉棚挡住半张侧脸。山口左右看了看,嘿嘿笑着说:“我不爱吃蛋糕啦,我比较喜欢吃咸的,但是生日总还是吃个蛋糕比较好吧。话说,青——青根”山口在说到青根名字时打了个梗,大概是青根忽然看过来,眼神有点可怕,“似乎一直在找什么呢。”

月岛将钱包塞进挎包里,从收银台接过蛋糕盒:“不用看了,日向再小也不能藏在我们身后到现在都没被发现吧。我们并不常一起行动,不要把乌野想成那种黏糊糊的队伍,很恶心诶。”

“哦。”青根有点失望,又有点羞涩地挠了挠鼻梁。

二口侧过头,撅起嘴,哼了一声。

月岛侧过头,撅起嘴,哼了一声。

天知道,为什么现在他们坐在快餐店的四人餐桌上闲聊。

山口吃掉一个汉堡之后,切了一小块蛋糕下来,双手合十地说:“哇,谢谢月。”然后意思性地吃掉了那薄薄的一片之后,便捧着可乐杯呼哧呼哧地喝了起来。

二口手尖夹着一支薯条在青根嘴边晃,“你们那边那份薯条都不吃的吗?这么放着,一会儿可软了哦。”

“我喜欢吃软的啊。每次都是月先吃脆脆的,然后我吃软软的。”

“山口,”二口终于放手,让青根咬住了薯条,“你好可怜。”

“你们那边才可怜吧,撩大狗吗?”月岛把舀蛋糕的勺子抵在唇边,不太在意地说。

话不投机半句多,大概说的就是这样的情况。不过,似乎也不完全正确,至少山口和二口似乎就聊得很好,就是在两人对接红外线的时候,月岛侧过头哼了一声。


当天晚上,二口收到了一条信息,是来自山口的:

【我知道月其实不喜欢吃薯条啦,正如我不喜欢吃蛋糕,但是会为了月点草莓蛋糕一样,月也是为了,为了我才每次每次要一份薯条的吧。我知道的,并不是吃剩的薯条,只是月特意放在一边,为我留着的。月只是不喜欢把心意直接摊在大家面前而已,但是,月,我都知道的。

二口想了想,摁了几个字:

【喂,你发错人了吧,虽然我不小心全看啦

不一会信息滚进屏幕:

【啊!抱歉!没有打扰到你休息吧?

【没,还好,一会儿才要睡

【[兔子吐气]那晚安咯

【嗯,你也早睡

发送了这几个字,二口扔掉手机,翻过身打算睡觉,想了想,却又从被子里刨出手机:

【你真的是不小心发错了吗?

很快屏幕重新亮了起来,滑开屏保,山口简单回了一个疑问词:【诶?

二口笑着揉了揉自己的刘海:【很别扭吧,不仅不愿意把心意摊开给别人看,似乎也不愿意把好意直接表达给你?我觉得,只是我觉得,或许是我傲慢,你并不会把那样的话发给月岛,是特意解释给我看的吧

【诶?为什么?

【因为他别扭?或许喜欢那种你明白但是不要说出来的感觉?好吧,我不了解他,你知道,今天第一次说话

这次回信时间久得二口猜测山口会不会是生气了,就在他甚至准备打一条像样的道歉信息时,连续两条新信息出现在屏幕左上角:

【嘘!

【还有,或许你们可以做朋友

二口“嘁”了一声:【放过我吧,真睡了

【嗯[睡觉]

二口再次扔掉手机,将被子拉到耳朵旁边,晚上从快餐店回家的路上,分手的路口边那盏莹白的路灯,忽然就生动地出现在脑海里。


青根绷着脸,叫住已经转身走向另一条路的二口:“其实,二口按照我的口味选了蛋糕,那么薯条给不给我吃也无所谓了。我知道的,二口对我,有些地方性格有多坏,另外的地方就有多好。”


这么想着,二口叹了口气,再次重新扒拉出手机,调出青根的地址:【那么,16岁也请继续包容着这样的我

他熄灭了屏幕的亮光,在黑暗里,把手机放到嘴边,啄了一下,然后就这样,带着近似于无的笑容,沉沉睡了过去。


(THEEND)


写完这篇有点想给自己的文力点个là

评论 ( 16 )
热度 ( 47 )

© 周软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