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奇怪的恋爱-番外 年年如是(4)

前文:1 2 3

如果对正文感兴趣,请自行点归档或者目录

想了想,还是今天写完了,原本的R没有了,这场合不适合呀

从当初在36开楼到彻底写完番外的今天,大概是一年又十天的样子,似乎是20140125开的,记得不太清楚了,想一想也是特别能拖想一想也是特别感慨。

相伴一程,有缘再见。


4.

夏夷则跟着乐无异去了厨房,看到桌上准备好只差下锅的食材,“我要做什么?摆碗筷?”

乐无异把厨房的门关上,“夷则是大笨蛋。”

“这么委屈,干嘛呀?”夏夷则看乐无异撅着嘴觉得乐呵。

“夷则不准跟太师父好。”

“我怎么跟沈教授好了。再说,你自己当初说你太师父是好人,让我喜欢他,还说要是我们三加上谢教授一起掉进水里,让我去救沈教授的。”夏夷则挽起袖子,在水槽仔仔细细地洗手,用的是吐槽的语调,眼睛盯着被流水冲刷的指尖。

“夷则。”乐无异叫了夏夷则的名字,却是没有继续说话的打算。

“嗯?”夏夷则仿佛只是被乐无异普通地叫了名字,他甩干手,问:“所以我应该做什么?”

乐无异便只是靠在门上笑:“夷则,你看你头发都这么长了,嫁给我可好?”

“诶,为什么是在厨房,难道不都是在精心准备过的场合?”

乐无异抓头发,挺无奈,“这种事情太重要,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好啊。阵仗大了,觉得秀得铺天盖地的没意思;带你去山顶看个日出什么的,又觉得这大冬天的,以后记忆估计是深刻了,但大概是被冷出来的。这几天我都在想这件事,各种各样的方案在脑子里走了一圈圈,每天都把盒子揣在身上,真怕哪天被我揣丢了怎么办——现在说这句话,我都觉得不吉利。既然这样,也不讲究花样了,老老实实把戒指套到夷则手上比什么都好,夷则若是觉得没趣,以后怎么补都可以,年年补都行。至于其他的事,我用后半辈子回答你行不行,只愿你不离不弃。”

夏夷则问:“你现在也带身上呢?”

“嗯。”乐无异从运动衣口袋里翻出个盒子,“两只,素圈静面的。不好看,以后买漂亮的,但是这只必须是素圈,都说象征无始无终的爱,有些事情总觉得迷信一些好。”

“哪条毛巾是干净的?”

“嗯?”

“擦手啊。不是要戴戒指嘛。”

乐无异把手掌搭到额头上吹了口气,“夷则,你真好。”

“别来这句,我听着头疼。”

“好,我不说了。那,来,夷则,给我抱抱。”

然后夏夷则就走过去了。


谢衣回家的时候,厨房的门关着,里面也没个动静。

他走到房间里,看见沈夜一个人抱着平板在玩游戏。

“这不是我们家的平板呀。”谢衣说。

“夏夷则的。”沈夜回答。

“好玩吗?”谢衣指游戏。

“不错,挺有趣。”

“这次这么直白啊。”

“人不能一辈子老别扭不是。”

谢衣虚握拳,抵着嘴唇笑,“小朋友们呢?”

“在厨房。”

“哦。”

“饿不饿?”

“还好,中午跟外面吃得挺饱。”

“那就让他们再腻歪会儿。”

“嗯,谈恋爱总是怎么腻歪都不够的。”谢衣脱了外套挂好,又坐回沈夜身边,“小年夜能够单独和阿夜坐几分钟也非常高兴,不是说和小辈一起过不好,只是各有各的好。”

沈夜笑:“嗯,各有各的好。那么在这意外而来的几分钟里,让我看看你。”

谢衣便规规矩矩地坐正给沈夜看。

“感谢今年你也陪伴在我身边。”沈夜说得认真。

“感谢今年也能陪伴在您身边。”谢衣便也回得认真。


晚饭时,乐无异在餐桌上架了个锅子,已经熬好的汤被小火慢慢文着,咕噜噜地冒泡。没一会儿,满屋子都是骨头汤的香味。

烫着嘴了,有爽口的凉拌菜,小炒也十分入味,此外还有一盘拔丝汤圆。

乐无异说,酒槽汤圆怕大家饭后太饱吃不下,干脆做成小甜点吃了辣的吃点甜,正好。

不管怎样,过小年总是要吃点汤圆的,团团圆圆。

室外下着雪,室内热气腾腾、和乐融融。

没什么比这个更好了。


明年一定是美满的一年。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47 )

© 周软软 | Powered by LOFTER